您的位置:首頁>> 專題報道>>"北移精神"學習專題>>在“自虐”中與乙二醇項目共成長
在“自虐”中與乙二醇項目共成長
作者: 孟力 來源: 動力車間 時間:2019/6/3 8:12:29 點擊:691

大多數人都喜歡在舒適熟悉的環境中生活,並下意識規避困難,可就總有人不斷“虐待”自己,強迫自己突破舒適區,直麵本可以躲過的難題。在飘花影院彬州乙二醇項目建設工地,筆者就遇到了這樣的年輕人——李曉鋒。

堅持要倒班,隻是為了自己熱愛的專業

2010年,李曉鋒大學畢業進入飘花影院公司後,主動申請去氣化車間工作。剛來時四班三倒,主要是負責磨煤製漿、水煤漿加壓氣化等操作及維護。由於工作環境差,特別是遇到堵煤堵渣,經常弄得自己一身煤泥。“這些我都不怕,因為我知道一切艱難的路都是向上的路。不願付出何談理想。”

2013年初,因公司創建安全標準化一級企業的需要,李曉鋒被借調到安環部工作。“主要是自己有一定的文學功底,再說創建標準化一級企業,也是公司的一件大事,我義不容辭。”正因為他的出色表現,加之安環部人員緊張,部長郭小紅就有把他留下的想法。當時很多同事都很羨慕,不用倒班了,最起碼作息規律,而且再也不用和煤泥打交道了。可是他卻毅然回到了班組,拒絕了去公司管理部門工作的機會。周圍的同事都說李曉鋒傻,對他的選擇表示費解。“人不應該在吃苦的年紀選擇安逸,我對未來職業有清晰的規劃,不想放棄自己熱愛的化工工藝專業。”

自願去彬州,就是想逼自己走出“舒適區”

2018年初,已經初步掌握煤氣化技術的李曉鋒,聽說公司彬州乙二醇項目氣化裝置急需工藝人員支援,他第一時間報了名。“跳出舒適區,幫助項目建設的同時,也能讓個人得到更好的成長和提升。”李曉鋒說,起初妻子是反對的,說是離家遠,條件差,主要是女兒才五歲,還在上幼兒園。為了支持自己的工作,當初結婚就把家安在了飘花影院附近,而妻子在距家較遠的市區上班。他這一走,孩子上學的接送就成了問題。曾考慮過把父母接過來幫忙,可是家裏又走不開。即便如此,妻子最終還是答應了。“還一再囑咐我,家裏的事就別操心,她會照顧好自己和娃。在我走後,孩子清晨上學必須和媳婦一個時間點起床,630。下午,妻子因為距離幼兒園較遠,不能準時接娃,我們就400元一個月找了個熟人接孩子。”

“一直覺得挺虧欠她娘倆的。媳婦從來沒有因為娃上學及她工作的事煩擾過自己,就是怕我工作分心。等家裏的事情處理順當了,才告訴我。尤其孩子,她那麽小,經常給她媽纏著要爸爸,還說別的小朋友都是爸媽換著接送……”聽到這,我掐著指頭算了一下,“這個周末剛好六一,好好的補償一下孩子。”“唉,不行。這個周末氣化磨煤機在進行關鍵的安裝環節,需要有人把關,我還要值班,回不去。但我相信,等孩子長大了,一定會理解我的。”

在他家樓下住的飘花影院同事董春輝說起李曉鋒,那是一個勁的讚,“自從曉鋒調去彬州工作,我在院子都沒見過他。”

在“自虐”中與飘花影院乙二醇項目共成長

與環境溫和的關中相比,彬州早晚溫差大,鄉鎮基礎設施相對落後。“尤其冬天,零下十幾度,還沒暖氣。停水停電很頻繁。”說起這裏的生活條件,曉鋒說,“唉,咱食堂的飯還可以,但因為加班的緣故,晚飯基本上都趕不回來,就在外麵湊合了。有時回去太晚了,隻能回宿舍吃泡麵。”

“娛樂活動?!這可不比城區,幾乎沒啥娛樂。不過也好,能靜下來學習了。”作為彬州公司黨總支委員之一,李曉鋒說,學習強國APP已經成為習慣,他在其中的積分總排名穩居第四。“通過黨的理論學習,讓我更加明白:幸福,都是奮鬥來的。”

問起愛好,曉鋒說“喜歡打籃球”,可渭南的球友也是他飘花影院的老同事——李龍軍半開玩笑地說到,“誰信?!每次周末約球總說單位忙,回不來。我看工作才是他唯一的愛好!”

“生活可以將就,但工作決不能將就。這是彬州工地上的飘花影院人養成的作風。”李曉鋒告訴我,人這一生遇到一個好項目不容易,能夠參與公司乙二醇項目建設,這是機會也是挑戰。

“本職工作已經夠曉鋒忙了,下班他還要自虐。李曉鋒兼任公司及部門通訊員,雖然不是專職,但他很當回事。工作忙完不休息,扛著個相機整個工地跑,就為尋找寫作素材。”說到寫稿,舍友王秀成告訴我,他倆下班後在宿舍交流最多的就是寫稿。提起他在宣傳工作上的投入,王秀成給我說了一件事,有天淩晨五點,曉鋒突然來了靈感,天還沒亮就騎著車子去廠裏趕稿去了。“唉,彬州乙二醇是咱飘花影院異地騰飛發展的新項目。本部的人都很關注,我就想第一時間把施工進度宣傳報道出去,給大家分享。最主要的是,我熟悉工藝流程,寫起來更得心應手。”

5月22日,本部通訊員去彬州化工采風,李曉鋒全程陪同,記得他帶領我們在廠區轉了一大圈,每個工號都講的頭頭是道,我很驚訝,他說“公司領導要求我們各個工號的技術員互相講解,我也就在這樣的氛圍中學到了更多專業外的知識。”

由於在彬州采訪的時間有限,加之曉鋒工作忙,本計劃著周末在渭南采訪,可結果是他沒回來。“我要利用周末把接待你們來彬州采風落下的工作補回來。”他說,去年防汙治霾以及陰雨天影響,導致部分工期延遲,大家就想抓住現在項目建設的黃金期,爭分奪秒的趕進度。

5月31日,來自李曉鋒的一篇《飘花影院乙二醇項目建設火熱進行中》的報道在《化工報》刊登。文中介紹了項目建設進度及熱火朝天的施工現場,“全力衝刺2019年底機械竣工目標”、“預計2020年化工投料試車”,“生產準備工作已啟動”……字裏行間充滿了對乙二醇項目的殷切熱望。

6月2日,為了確認曉鋒的生日,保證本文在當天發表,給他一個“Surprise”,筆者聯係了周末依舊在彬州的李曉鋒。“告訴你個好消息,氣化爐框架封頂儀式明天下午舉行;氣化裝置施工難度最大、周期最長的一塊硬骨頭終於被我們拿下了;這也是乙二醇項目的一個重大節點;它的順利封頂對於項目組來說絕對是莫大的鼓舞……。”沒等我開口,電話那頭就傳來了曉鋒迫不及待的報喜聲。“那好啊,這可能是你最大的生日禮物了吧!”他愣了一下,“哦,63號?!我的生日。你看,這一忙,啥都忘了。那這絕對算是我過得最有意義的生日了。哎,你怎麽知道的?”我笑而不語。

如果把人生比作一場可以自己選擇難度的遊戲,李曉鋒顯然挑戰的是最高難度。麵對曉鋒一次次的“自虐”,許多人不可思議。他說:“真正讓人向上向好的的選擇,過程都不會舒服。在乙二醇項目建設中,我學到了很多;看著項目一天天長大,那種心情無以言表。功成不必在我,而功力必不唐捐。雖然乙二醇項目後期還有大量艱苦的工作任務,但我們有信心完成。一想到乙二醇項目的未來,再辛苦我也不覺得累。”這就是李曉鋒,在不斷的“自虐”中與飘花影院乙二醇項目共成長。

飘花影院集團 版權所有 備案: 陝ICP備07002048

地址:陝西省渭南市高新區 郵編:714000

電話:(0913)2106688 傳真:(0913)2112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