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新聞動態>>基層動態>>北移路上的比翼鳥
北移路上的比翼鳥
作者: 呂國良 來源: 黨委工作部 時間:2019/6/3 11:54:11 點擊:632

26年前,我來到飘花影院的時候,見到的是溝壕縱橫,大型化肥廠的地下隱蔽工程正如火如荼,周圍不遠處就是麥田。和市區也不通公交車,星期日大家結伴走幾十分鍾去市裏買點東西。平時如果錯過食堂的飯點,想到外麵買點吃的,可能都會落空,因為沒有,渭南開發區隻有飘花影院,沒有繁華。如今當這裏城市發展一篇錦繡,為了企業的前途,飘花影院異地跨越發展的方向選擇了200公裏外的彬州新民塬。

因為宣傳工作的需要,我已經三次來到項目建設現場。每次來都有一種穿越的感覺。綜合部的王文很幽默:“好不容易來到新民這大城市,不給嫂子帶點東西回去?”他是乙二醇項目兼管職工小食堂的管理員和采購,食堂的好多食材都是從西安的大超市采購運過來的。我在這裏鎮上的市場轉過,賣雞、賣魚的好像沒有。車隊的司機是當地人,“我們塬上的人不吃魚,有刺吃不了。”趕上這裏鎮上逢集,賣旱煙的老頭坐一排,3040歲抽旱煙的人也經常看到。生活反映這裏的經濟狀況,飘花影院的二次創業就在這樣的環境中。

不過,當走進乙二醇建設的工地,你立刻會被另外一種氣氛所感染。人人走路都帶著風似的,大家見麵說話都很熱情,雖然辦公的場地是借來的,辦公室的圖紙和人擠著地方,但是在圖紙堆裏,大家在認真研究圖紙,圖紙上畫滿了各樣的標記,象作戰的地圖。特別是當我聽到這裏的幾對“比翼鳥”的故事時,不由得就想把他們記下來……

“相互照顧,挺好的!”       

說這話的是負責彬州公司乙二醇項目所有參建施工單位現場管理機動部的何亞紅。在乙二醇項目2018年建設用人之際,何亞紅身為陝化機動處副處長,主動申請來到飘花影院彬州項目。雖然原單位再三挽留,不想放走這個幹將,但是她依然堅持要來。是什麽原因讓她以飛蛾撲火的勁頭來這裏呢?是因為這裏不光有她施展才能,大幹事業的一番天地,更有她兩地分居22年的愛人吳平凡。

 他們兩個人1994年一起畢業於陝西省石油化工學校,相知相戀,分配時卻是一個陝化,一個飘花影院。這樣牛郎織女一晃就是20多年,他們的女兒學習優秀,在西安上學。一家三人,相隔三地。“到這裏很好,少跑一個地方,專業對口,和他也可以相互照顧。”何亞紅所在的機電儀車間,是一個新機構。製度編製、運行維保方式、人員編製,施工期間的勞動競賽方案等等,這些都是堆在她案頭的工作。而且剛一到崗位,她就負責完成了設備安裝保險和天然氣兩個項目大的招標。當我問她“天然氣招標這麽急嗎?”她笑著說:“開工鍋爐、氣化爐、火炬、焚化爐哪個不用天然氣,你說急不急?”因為人手不夠,部門黨的、工會的事情也都是她負責,同時兼管動力、供排水現場管理的協調,界區例會形成會議紀要匯報給董事長和總經理的工作也是她幹。盡管工作量大,但她始終給人以爽朗、幹練的笑容。

吳平凡是水汽車間設備負責人,當我想約他們兩個在現場見麵時,竟是約會了兩次後,才剛好趕上他們業務有交集時,在淨化現場見了個麵。我給一對伉儷在淨化高塔的現場抓拍了一張工作照,這也是他們在現場少有的合影。其實在這裏,因為工作的繁忙,他們一起吃食堂飯,一起上班,下班和年輕同誌在一起打打乒乓球。“感覺很好啊,平凡也被我拉著和大家一起玩。”這種無間的工作友誼催化著人的上進,何亞紅高興地說:“我們部門有五個年輕人寫了入黨申請書呢!”他們沒有感到這裏條件的艱苦,反而以苦為樂。“現在是設備安裝的黃金期,可以一直幹到89月份,相互照顧,挺好的!”他們幹勁十足!

“兩人在一塊兒就好!”

在建設工地遇見段俊峰的時候,他的裝扮格外惹眼。安全帽上,還套了一個遮陽的寬沿帽。“這是我們接保檢這邊專門配的。”的確,彬州新民塬這邊的太陽比較毒辣,紫外線強。在現場,你會看見許多人除了戴安全帽外,還用絲巾裹著了臉麵和脖子。段俊峰是2003年進飘花影院的複轉軍人,1972年生,和我是同齡人。

冒昧問一下:“我看接保檢大都是這個年齡段的人,開展工作有什麽優勢呢?”段俊峰笑了:“我們王立謙部長是個細心人,凡來這裏都要過他那一關,來的人都是有多年專業經驗,熟悉裝置的人,成熟穩當。”“就拿我來說,幹的是調度,要和化建單位溝通,來的貨要看場地,進貨路線,你看這些工字鋼,要倒運、防腐、打磨、刷漆,然後進入組對安裝,哪一個環節不得協調配合好。”“好多時候還要看老天的臉色,一下雨路泥濘了,貨進不來。天晴了,貨趕到一塊兒來,周六、周日也不用離開工地了,卸貨、倒運,從早到晚,沒有間歇的空閑。”

段俊峰來這裏的時候,妻子房紅麗也跟著一塊兒來了。這個老軍屬可能是隨軍習慣了。當她說起剛來項目部“‘黃樓’沒有通水,男女都跑附近村子裏蹭老鄉的旱廁”時,她是帶著笑說的。“剛來就我們四個女的,那時老鄉的羊還跑進來吃草呢,直到我們燕子發了那個小食堂開始營業的稿子,我們才開始走上了正軌。”她說的燕子是叫朱燕燕,這樣親切的稱呼,讓人能體會到她們之間同甘共苦的工作友誼。我悄悄地問段俊峰:“就說你這一頭沉,把愛人帶過來受苦還有啥想法嗎?”“她也快50了,還有啥想法?她跟著三期項目部一塊兒過來,兩個人在一起好照顧。”我再回頭問房紅麗:“你們都來了,家怎麽辦呢?”“門一鎖就完了唄,孩子上學,家裏老人身體也都還可以,跟著他,兩人在一塊兒就好,也沒什麽苦不苦的。”

“洋夫妻”恩愛在一塊兒。

項目指揮部的曲其利在乙二醇建設工地絕對沒有不認識的,不是因為他年齡最大,也不是因為他滿頭白發,而是因為他像個大男孩一樣的工作勁頭!老曲對飘花影院很有感情,年輕的時候作為十三化建的建設者參與了一期建設,一期大型設備吊裝都有他的身影,那時他的愛人在滄州工地的化建單位,孩子在老家放著,沒有個家的樣子。建好飘花影院以後,孩子10歲,他留了下來,一家人團聚,把家安在了飘花影院。那時飘花影院有好多外國專家在工作,老曲夫婦因為長得像外國人,賣菜的見了也招呼“哈嘍”,老曲一開口卻是地道的中國人,鬧了不小的笑話。

光陰荏苒,老曲在飘花影院當了多年的起重隊長,在即將退休的時候,飘花影院異地發展的調令下給了老曲。“沒啥說的,說明企業需要,咱有價值!”老曲不僅來了,還憋著一股勁兒。“父一輩,子一輩,飘花影院就是我的家。”“20193月份開始,兩個月不到,一半的大型吊裝,50台件完成,資金使用占計劃的四分之一,這樣下去,吊裝有望給飘花影院節省600萬以上。” “三台碳洗塔,兩台氣化爐,在一天半時間完成,這吊裝速度在行業裏都首屈一指。”老曲猶如戰將一樣自豪。老曲還有一件驕傲的事,他將在這裏完成大型吊裝累計4萬噸的吊裝事業高峰!

這是人前的老曲,工作中的老曲。其實他還是一個有著12年病史的糖尿病患者。白天短效,晚上長效,一天四針,吃五回藥,陪伴著他的日常生活。不過他給人的印象絕對不像個有病的人, “也沒啥,忌量不忌口,吃個78分飽。”“就怕低血糖,你看我這櫃子上一排全是救急吃的,抓起來就有。”和別人的宿舍不同的,老曲帶了一個小冰箱,那裏存放著他的藥品。

工作了一個上午,就想喝點湯,中午食堂是醪糟湯,他不能喝。吃完飯一進門,就想喝水。“你看你這老頭,這麽大年齡了,還這麽辛苦,快喝點水。”愛人宋麗娟退休了,在孫子到舅舅家去的日子趕緊過來陪自己的老頭子,一向健談的老曲在這一刻笑得靦腆而甜蜜……

“其實是我虧我媳婦了!”

王嘉,201810月底調來彬州,其時妻子解靜懷孕四、五個月。因為部門人少,半個月、一個月都回不了家,王嘉腸胃又不好,吃不習慣。妻子在家裏放心不下,在11月中旬,挺著大肚子來陪他。

其實妻子來了,就住在文家坡煤礦的臨時宿舍,宿舍裏並沒有炊具。能給他做的,也就是用燒開水的壺熬點稀飯或下麵條。煤礦距離新民鎮較遠,沒有大型超市,買東西很不方便,在一起就是吃得幹淨一點。“我吃的多,她吃的少。”王嘉說。我說:“你愛人懷孕也正是需要營養的時候啊,她來陪你,可也正是她需要補償營養的時候呀!” 王嘉發愣了一下說:“是啊,我虧我媳婦了。我跟我愛人在一起都35歲了,是晚婚,她懷孕後情緒愛激動,看到我就好了。”聽著他的話,我突然眼裏有一點濕潤,愛人之間相濡以沫,無論什麽樣的生活,看到你就好,這樣的情感讓人動容!

解靜是在臨產前才離開彬州的,他們的小寶寶已經順利生產,真心的為他們祝福!

在這次采訪完,524日和一起過周末的人返回渭南的大巴車上,一路上大部分人都在休息。快到渭南西下高速時,有人喊:“快看,飘花影院,造粒塔!”有人在看,我卻更聽到了一個聲音:“不用看,飘花影院就在心裏!”是啊,飘花影院在多少人的心裏!為什麽那麽多人願意背離繁華,走上西進的創業路,為什麽那麽多比翼鳥以苦為樂,獻身新民,因為飘花影院是他們的家,有愛不懼風雨!

飘花影院集團 版權所有 備案: 陝ICP備07002048

地址:陝西省渭南市高新區 郵編:714000

電話:(0913)2106688 傳真:(0913)2112146